Shaman and playmates講故事前先插一個話,朋友聽到凱有時候會裝可愛叫我們的狗Shaman- Sha Man Man,有點像是叫小孩吃飯飯這樣的裝可愛疊字用語,問他這綽號的由來。凱居然跟朋友說是我幫Shaman取了一個"害羞的麵麵"綽號- Shy Man Man,就像是失敗的麵(Spider-man)一樣,我們的狗叫做害羞的麵!

昏倒之餘覺得這樣的解釋還蠻可愛的,那就叫牠害羞的麵或是麵麵吧。

領養害羞的麵沒多久,我們便很勤快的帶牠到鎮上到處交朋友,有天早上來到一個早餐店,早餐店的後院屬於森林一部分,後院可以讓客人帶狗在這邊用餐,高聳的松樹跟蠻荒的植批,開放的場地很適合狗狗們晃來晃去。後院裡隨性擺置的桌椅應該都是舊家具店收集來的,什麼款式跟新舊狀態都有,這也算是小鎮上的一個特色。

我帶著害羞的麵在後院瞎晃,遇到了帶著兩隻大狗也在院子裡吃早餐的羅克西大姊。

羅克西大姊六十多歲了,一眼我就覺得她很不一樣,除了她身邊那兩隻顯眼的大狗並沒有用繩子牽著以外,大姊帥氣的沒穿鞋坐在木製野餐桌上跟朋友聊天。那個野餐桌説實話也算是半爛掉了,斑駁的油漆以及搖搖欲墜的結構,一般愛乾淨的亞洲人絕對不會選那張桌子。羅克西的兩隻狗一黃一黑,黑色的那隻女生一直都很安靜的在一邊趴著,黃色的那隻男生很快的就注意到害羞的麵,開始向牠挑釁,也可以說就是要找牠玩。除了不停的在麵麵面前跳來跳去以外,還會用嘴巴"含"麵麵的頸子。一開始我很緊張,但是發現大黃的舉動並沒有傷害麵麵的意思,而且居然讓當時還在搞自閉的麵麵有些反應,我也就在一旁跟羅克西聊天、靜觀其變。

羅克西是一位來自聖塔摩尼卡的心理醫師,在洛杉磯西區跟Idyllwild都有房子,每週末都會上山來。她一直鼓勵我要把麵麵的牽繩放掉,她覺得不放掉的話,麵麵永遠學不會在沒有牽繩的情況下緊跟在我們的身邊。總之,當天我跟羅克西相處愉快。倒是她跟凱的對話不時的傳出火花...

"你...懂太多了啦 (我不想多說,因為你覺得你很懂)"...哇,羅克西這樣直切嗆凱。

我沒有注意到他們兩個有心理系背景的醫師是在談什麼,只是知道當他們與對方的意見不相同的時候,並不會説委婉的客氣話。一個來自布魯克林區,一個紐澤西; 他們笑稱兩人都有東岸人特別的坦白跟幽默,要我不用擔心。羅克西邀請我們帶麵麵去她山上的家,她的家有非常大的後院,我們的三隻狗狗們可以一起玩。

我們一直積極找著麵麵的狗伴,所以非常的期待拜訪羅克西的大院子。前天我們終於相約成功,不過當車子停在羅克西家門口的時候,我們立刻傻眼。院子真的很大,不過除了大大敞開的前門沒有沒有圍籬以外,整個大院子裡堆滿了砍一半的巨大松樹樹幹以及廢棄物,根本不是個讓麵麵安全玩耍的空間。 (這時候麵麵不是狼狗,是我們珍貴的小孩...)

這兩年,我已經經歷過很多非常簡陋的居住環境,也去過很多讓亞洲人皺眉的"家",自以為已經見怪不怪。不過這天在羅克西的家裡,我真的是又領教到了另一種簡居的境界!!

羅克西超可愛,我們一抵達她就把後院的充氣式小游泳池放水,然後邀請我們所有人跟狗狗一起去泡腳,而且還不到午飯時間就拿出香檳款待。大黃立刻走進水池,害羞麵半推半就,大黑則是轉身回到房子裡不理我們。羅克西光著腳在滿是落葉跟枯枝的後院走來走去,腳上傷痕累累還留著血她都不在意。


Shaman and playmates(友善又友愛的大黃跟大黑)

聽到我們有興趣買房子以後,羅克西決定要帶我們去看她山上的另一個維修中代售的房子。三個人跟三隻大狗像是去戶外教學一樣,大黃不停的湊到我跟凱的身邊示好,舔來舔去,非常友善。我們來到了山上的一處有著蜿蜒小溪流經的住宅區。她熱情的帶我們在附近看房子,也領我們穿過秘密小徑抵達小溪。看大姊腳上只穿著一雙夾腳拖,身手矯健的在溪水中爬上爬下,實在佩服。

"對啊,我才不管別人怎麼想,我有病人被我嚇到衝出診所呢!" 溪邊的幾間房子應該都是空的沒有人住,我根本不知道她帶我們去的地方是不是私人的領地。對於找到可以一起帶著狗爬山,而且說走就走的朋友,凱跟羅克西兩個人對於找到可以輕鬆相處的怪咖伴感到非常滿意。三隻大狗開心的在樹林間、溪水旁跑跑跳跳,看孩子有了玩伴真是開心。

買了午餐回到羅克西的家,即使我已經有了心理準備,但眼前的房子還是讓我大開眼界。房子的室內沒有"牆壁",所有應該是牆壁的地方釘著的是深綠色印花的布,窗戶的部份就將綠布捲起。我們當然是穿著外面的鞋子就直接走進去,我不知道包包可以放哪只好掛在門上。客廳桌上滿滿的狗啃用骨頭,椅子上滿滿的狗毛,冰箱、桌椅...放眼所及的一切看起來都像是能用...但是如果是我我不會繼續用的狀態。 (我承認我還是個養尊處優的人...)

前陣子有台灣來的朋友分享友人住到狀態很不佳的山區民宿,友人似乎很驚訝民宿過去得到的評價中居然還有很滿意的。我看了一下描述,只能說,美國人對於"居住環境"的清潔狀態跟我們台灣人*比起來真的相差太太太太多。(其實我不能替所有台灣人說話,只能說我成長環境裡所遇過的台灣人,包括我有潔癖的爸爸。)

反正這只是羅克西的度假小屋,而且很明顯的房子還在施工狀態,她個人自在歡喜就好。

羅克西一邊準備狗食一邊繼續跟凱"討論"健康方面的議題,她認為任何特殊的飲食都是沒有意義的,她跟她養過的狗狗從來不忌口,一樣健康的活很久。我們默默的看著她把很多東西混在一起的狗食放進微波爐加熱,也默默的看著她好心的給了害羞麵一份。

三隻狗都吃完了自己的食物。大黑在客廳窩成一團,大黃跟麵麵一起湊到了凱的腳邊,我們圍著桌子聊天,平常我們就不讓害羞麵吃人類的食物,所以並沒有要餵牠們的意思。

凱跟羅克西聊著天,從一開始見面有好感到一起去溯溪,從我們想要買房子遇到她想要賣房子,種種的巧合跟機緣讓場面非常熱絡。

腳邊的兩隻狗並著頭望向凱,我正好看著牠們。麵麵才微微的動了一下頭,大黃猛然的直接咬住麵麵的鼻子!我當下嚇傻,凱的反射動作立即拉住大黃的項圈,麵麵轉身逃向沙發。

遠遠的我看到麵麵鼻子上在流血,牠沒有唉也沒有做出反抗的動作,安靜的在沙發上不停的舔著流血的鼻頭。凱大聲的跟羅克西解釋剛剛發生的事,我拿著紙巾慢慢的走向麵麵,邊幫牠加壓止血邊輕聲的安慰牠。麵麵的鼻子上有三個傷口,有兩個還蠻深的,不停的冒著血。

大黃想要靠過來,被凱大聲制止。

"沒事了,牠不會再攻擊了" 羅克西邊道歉邊解釋著。

"I DONT CARE! HE JUST BITE MY DOG"  "我不管!牠剛剛咬了我的狗!"我從來沒有看過凱這麼生氣過。

一直默默在角落的大黑居然也走了過來,放了一隻前腳在我的腳上,還舔了一口我的手。當下我真的覺得她在問: "一切都還好嗎?" 之前我跟大黑完全沒有互動,牠這突然的舉動嚷我心裡起了一股暖意,對狗狗的智慧跟觀察力充滿敬佩。

凱跟羅克西的對話我繼續忽略,大概是羅克西説不用擔心、這沒有什麼,凱要她好好的看看麵麵傷口,這怎麼能說是不嚴重?

旁邊的大黃枕在沙發的抱枕上,一臉做錯事很抱歉的樣子。麵麵超級冷靜,無視大人間緊張的氣氛,只顧著舔著傷口。(前兩天打雷的時候他靠在我身上發抖,今天居然沒有抖!)

接下來的幾分鐘整個客廳的氣氛變得非常的尷尬,凱坐回位置尷尬的把午餐吃完。

"氣氛一下子就不一樣了,連人的關係也是。這樣子你們應該不會想要買我的房子的吧?" 羅克西看著我無奈的說著,大姊真的是有話藏不住。

我們尷尬的告別,尷尬的約好下一次看房子的時間,原本開開心心的一天得到了大扭轉的尷尬結局。

"說真的,當下如果大黃咬著不放,我會立刻殺了牠!" 凱邊開車邊激動的這樣說著!"羅克西對兩隻狗的管教太鬆散了,一直説她的養狗方法沒問題,這下可好,讓我們的麵麵流血了!" 回到家,凱開始打電話約獸醫,我回想著事發經過跟兩個人的處理方式,如果是我們的小孩在學校裡被欺負流了血,身為父母的我們會有怎麼樣的反應?

一個護子心切到可以不顧一切的爸爸,一個自頭到尾非常冷靜的媽媽。

隔天我們開了一小時車下山去看最近的獸醫,狼狗的復原力驚人,尤其是臉部,一切沒大礙,害羞的麵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,照吃照睡照樣像個跟屁蟲一樣。不過卻罕見的拉了肚子。

"我們的狗只吃有機食物,以後不讓牠吃別人家食物了!" 我暗暗笑著我們這兩個有點健康變態的家長。

往好處想,這次我們好好的學到了一課,無論平時再友善的狗,遇到有食物在附近的時候我們都要特別的小心。帶麵麵出門到有其他人跟狗的地方一定要上牽繩,遇到沒有牽繩的大狗也要額外留意。

我剛上網查了一下大黃的品種,應該是英國獒犬跟黃金獵犬的混種。我們讓害羞的麵去跟這樣的狗玩耍而受傷,千錯萬錯都是家長的錯...T_T"

麵麵,爸爸媽媽對不起你...


we love Shaman

創作者介紹

GingerDrop 薑味含錠

gingerme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