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Course In Light
[ 靈修日記 ] 系列算是我的部落格裡面點閱率最低的內容。反正我寫東西從來就是50%生活紀錄、25%練文筆、25%跟親人朋友報告近況。本周進入綠寶石之光,從一早開始就有想要寫文字、想要溝通、表達的衝動,那就趁現在多寫寫吧。

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,有需要的人自然就會拿我的這些麻瓜靈修經驗去用了。

初階二藍色之光那些充滿情緒的夢境仍歷歷在目,一進入初階三藍色之光的時候,我已經有了心理準備,初階二面對的恐懼是“被遺忘”,那到底這週會發生甚麼跟恐懼有關的挑戰? 會浮現的恐懼又是甚麼?

首先有件事情我要表達一下感恩。凱跟他的姐姐Jill都是從事Life Coach生活教練的工作,生活教練有點像是私人心理醫師+生活+健康+情感輔導,這種工作在台灣似乎還不太被接受,總覺得會跟商業銷售、領導力、人際溝通有關,甚至是”有問題”的人才需要生活教練。這類型機構的網頁設計成是要給”需要成功”的人,講師們的照片個個西裝畢挺,都像是剛走出財經生活雜誌10大成功人士內頁…

暫停一下,本來想要感恩的情緒有點走歪了,證實我本來真的對坊間的各種“自我成長”課程有很多的疑慮跟疑問。人生就是這麼有趣,老天用了我最容易上鉤的方式 (談戀愛...)讓我在3年前參加了一個美式的自我成長課程。才知道這樣的課程也有分工作成功導向跟個人覺醒導向。這部分以後再說了,先繼續我的感恩…

別人是要上課才能受到生活教練的指導,而我是天天都可以受到免費的指導。嗯...這樣是好還是不好?  有種媽媽就是老師的感覺,而且還跟自己去同一間學校。偏偏我並不是一個很受教的學生,天生愛反抗。

“妳要不要上解夢的課?” “你要不要學控制情緒的技巧?”“妳要不要上兩性關係的課?” “妳要不要上人格九型的課?” “妳要不要上開發女性情慾的課?” “妳要不要讓這占卜師幫妳看星座?” “妳要不要請這朋友幫妳看看數字學?” “妳要不要每週主動去找我們的諮商師?”

“妳要不要相信我的朋友都已經是妳的朋友?” “妳要不要相信無論我們之間的關係如何,這些朋友都會繼續愛妳,支持妳?”

結束前一段將近10年的關係後,的確遺留下很多陰影。我控制自己不要散發負能量,不相信朋友會有興趣理會我的問題。我為了控制憤怒跟憂傷的情緒,成了一個沒太多情緒的機器人。這些都造成了我跟凱現在的問題,他經常覺得我保持著一道保護自己的厚牆,找不到跟我的連結。我為了保護自己,尤其是保護他有可能對我造成的傷害,更是有意無意的進入一個”旁觀者”的超然角度中,處於什麼事都無所謂的狀態。

這在我們的關係中成了一個惡性循環。

我成了關係中那個獨立、堅強、情緒穩定的男性角色。而他相較之下比我更需要大量的關愛、需要及時表達情緒、有話一定要說出來的女性角色。

我叫自己女子漢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,是我的堅強讓我來到美國、留在美國、生存在美國。但是這種的堅強對凱來說,並不是一個健康的性格。他越是想要幫我,我越是像含羞草一樣包牢牢。

上週末凱跟他姐姐聯合舉辦了一場個人成長活動,與會者很多都是創業者或也從事心理治療的工作,我就跟著再次經歷了一場檢視自己現狀的心靈洗禮。

沒有人知道我跟凱已經在談分手,但是我們還是表現的一如往常,專業的工作態度也就是這樣了。理性的我們已經在準備打包,感性的我們卻還黏緊緊。

活動結束的慶功宴在姊姊的家裡舉行,屋子裏只有少數的親密好友。大家都喝了一點酒之後,延續週末的課程內容,姊姊要大家輪流說說對自己本週末最好表現的讚美,要大家好好的誇獎一下自己。當下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努力了,很棒。

幾分鐘後在我身邊的是兩個凱最好的朋友,四個人圍著聊天。我跟凱本來還貼著身體互相讚美對方,一個擦槍不小心,凱說了一句衝動的話…。

我推開了他,一個起身,拿著酒杯重重的放在桌上,甩門離開房子。

我沿著住宅區人行道亂走,心情又羞又憤,想說他怎麼可以在朋友面前說那樣的話。後來怕朋友擔心所以很快的回到房子裏,腦中一團亂,抓起流浪天涯小花包準備叫車離開。好幾年來我已經沒有這樣的生氣過,更沒有在外人前面如此失態。

“我說的話是事實啊!” 凱試著要安撫我,因為開始我放任自己在房間裏對他大吼大叫、又搥又打。

“你們講話怎麼可以這樣? 怎麼可以不在乎會傷到別人?” 我現在就要讓你看清楚你可以這樣的傷害到我,我現在很憤怒、痛苦、哀傷、無助,都是因為你的一句話,都是因為一句你認為是事實就可以隨口而出的話。

說"你們"...因為其實我不只是在說他,在我深深的心裡,還留有小時候被大人言語上傷害造成的陰影、還有在前段關係中造成的傷口。在我的記憶裏面,受傷的當下,我一點自衛的立場跟能力都沒有,也沒有人出手救我。我曾經是那樣赤裸裸的、毫無反抗能力的、椎心刺骨的被傷害過。被權威、被男性、被無知、被愛的人傷害。

而且,被傷害後我還沒有權利跟機會表達我的痛苦。大人要我不准哭、不准鬧、不准有所要求、不准在其他人面前丟臉。”一切都是妳自己造成的”。先傷害我之後再來Guilt trip我,亞洲人很會這招。

用羞恥感控制人也是傳統基督教的招牌,這邊我不想談這件事。

我今天就一次丟臉個夠,我不管鄰居會不會聽到、不管待會警察會不會來、不管你的朋友怎麼看我、不管我們是不是就在今晚分手,我受夠忍耐了。

也許是稍早課程的影響,也許是我對姐姐的信任,也許是在場的人幾乎都是以心理治療為業,我放任自己大鬧了一場,哭到無法呼吸。

凱最好的朋友,經過我們的允許後走進了房間,開始扮演諮商師的角色跟我們兩個人對話,同樣是獅子座的他對雙子座的凱極為了解。他坐在我身後的床沿,用身體夾著我憤怒到發抖的身體。在他的引導下,我閉起眼睛回憶:高中的時候,在家裡因為失望而大哭,家人卻找來教會的姊妹替我除魔。

“我是不被允許哀傷的,更不被允許憤怒,大家都說我脾氣不好。”

“你一直要我把情緒健康的釋放出來,現在你滿意了吧? 開眼界了嗎? 這才是我的憤怒跟我的哀傷。”

在好友跟姐姐面前,凱已經不是那個在講師台上處處完美、通曉一切的精神導師,他回歸成一個製造了混亂的小弟、一個欠搥的哥們、一個闖禍的傢伙。就因為我是個叛逆的小孩,從小更有被男性威權壓的扁扁的感覺。如果我是錯的,那你就是對的囉? 我對長輩、對導師會有完美的要求,他們怎麼會出錯?

情緒平復後我回到客廳,剩下的人或坐或臥的在討論著彼此的愛的語言(5 Love Languages),沒有人對剛剛發生的事情再對我說些甚麼,我覺得很自在,很安心。

接下來的兩天,我繼續處於一個一放空就開始掉眼淚的狀態。一起床睜開眼就開始哭,一邊掃地一邊哭、一邊洗頭一邊哭、一邊把我的東西從凱的家裡搬回車上一邊哭。我不想要停,就讓自己好好的感受哀傷。

這是超級籃色血月Super Blue Blood Moon的前一天。

[ 光的課程 靈修日記 ] 初階三- 藍色之光 (1) 夢境 >
[ 光的課程 靈修日記 ] 初階三- 藍色之光 (2) 我的恐懼 >
[ 光的課程 靈修日記 ] 初階三- 藍色之光 (3) 毛小孩的改變>

光的課程 http://www.courseinlight.info/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ingermeme 的頭像
gingermeme

GingerDrop 薑味含錠

gingerme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